当前位置: 老电影>>海报欣赏

啊,男孩

时间:2013-09-13  来源 :光明日报  字体:        访问次数:

电影《啊,男孩》剧照

柏林男孩尼科·费舍尔法律专业读了一半就辍学了,也没找到工作。晨光透过白色的纱帘照进房间里,时间还早。尼科轻轻地穿上衣服,想要离开。躺在床上的女友极力挽留,尼科找了各种理由搪塞。最终一句“有很多事要做”,女友似乎都明白了,起身离开了他。

尼科抱着箱子,回到自己空空荡荡的家中。他整理刚搬回来的东西,突然发现被吊销的驾照今天复审,要迟到了,匆忙喝完杯中的水,拿起衣服就出门了。一路狂奔到负责审核的心理评估专家办公室。他一心想证明自己以后开车不再喝酒,而傲慢的心理专家却认为尼科情绪不稳,生活状态也有反复,不能通过复审。听到这一结论,尼科的神情充满了无奈。

失意的尼科穿梭在大街小巷的人群中,来到一家咖啡店。普通咖啡竟然这么贵!付款时,尼科身上钱不够,请求通融,却遭拒绝。服务员回应道,“要不然以后流浪汉都来要免费咖啡喝了”。居然被误认为是流浪汉,他心里很受伤,黯然离开了咖啡店。尼科去取款机前取款,看到旁边坐着乞丐,毫不犹豫地把身上的钱全给了这个可怜人。没想到自己的卡取不出钱,尼科硬着头皮又想把刚才施舍的硬币拿回来,路边的女孩却以为他在偷钱,无奈只能作罢。

回到家中,尼科吸了根烟,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这个无视他存在的世界。门铃响了,邻居大叔带了老婆刚做的肉丸子和酒,来给他暖居。两人喝起酒来,聊着各自的兴趣爱好。大叔无意间看到尼科与女友之前的照片,积压已久的情绪一下爆发出来,开始倾诉着自己家庭生活的苦闷。原来大叔没有孩子,老婆因为乳腺癌做了手术,影响了婚姻生活。而对于年轻的尼科,并不能感受大叔的苦闷,只是一味地问他有没有人可以倾诉。大叔起身微笑着离开。

演员朋友马泽约尼科去吃饭。在餐厅,尼科偶遇自己的初中女同学尤里卡。这个从前的小胖墩如今已成了大美女,尤里卡告诉尼科自己上学时一直暗恋他,尼科腼腆地低下了头。尤里卡临走时给了他们两张当晚自己参演的戏剧票。饭后,马泽带尼科到片场见自己的演员朋友菲利普·劳赫,菲利普调侃起马泽来。他说,对于大家都认为片约、广告不断的好事,马泽都回绝了,坐在酒吧里等着真正的角色,可是一直没等来。尼科情不自禁地低下头,这似乎也是自己目前状态的一种写照。戏要开拍了,导演要求手机全部静音。突然,尼科父亲的电话打来了。

父亲约尼科去高尔夫球场见面,尼科觉得时间不合适,本想换个时间,父亲却并不理会尼科的建议。没办法,尼科只得去球场,父亲正与助手施耐德在打球。父亲一直夸奖施耐德年轻有为,尼科则故作镇定,谈着自己“毕业”以后的计划。忍无可忍的父亲终于捅破了尼科的谎言——他一直资助着儿子的学业和生活,可儿子竟在两年前就已辍学,还一直瞒着家里,直到最近他碰到儿子的导师才知道。面对父亲的指责,尼科解释道,这两年他一直在思考人生。年轻时就创业的父亲对此并不理解,他注销了尼科的银行卡,留下几百元钱,要求尼科买双像样的鞋,再去找份工作。尼科呆呆地坐了会儿,把桌上两杯酒全部喝下。

回到家中,夜幕即将降临。尼科又一次呆坐在窗台前,看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在零乱的家中,他翻找出相册,对着全家福的照片凝视了许久。马泽又来找尼科,带他去毒贩朋友马塞尔的家中。当两人在交易时,尼科走到了另一个房间,慈祥的奶奶正舒适地躺在躺椅上。尼科跟奶奶聊起来,尼科夸奖奶奶的躺椅不错,奶奶说这是孙子马塞尔送的,并让尼科试试。尼科躺在上面,渐渐地全身放松下来,睡着了。在巴赫的音乐中,安详与宁静荡漾在这个房间中。过了一会儿,马泽叫醒了尼科,奶奶与尼科相拥道别。

尼科和马泽去看尤里卡的戏剧迟到了。观看时,尼科感到眼前的尤里卡,充满了陌生感。而马泽嘲笑尤里卡夸张的演出,这一幕被导演看到。在庆功宴上,尤里卡向导演和同事介绍马泽和尼科。导演责备两人不仅迟到,马泽还一直在笑,大家不欢而散。

尼科独自走到屋外,尤里卡也跟了出来。尤里卡的一句“以前的你非常自信,总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让尼科陷入了沉思。现在的他总是遭受周边人的质疑,完全失去了自信。突然走来一帮人来挑衅,为了保护尤里卡,尼科被打。尤里卡帮尼科清理伤口时,开始亲吻尼科。尼科推开了尤里卡,尤里卡愤然离开。在她的灵魂深处,还是那个自卑的胖女孩。

走过川流不息的车辆和人群,尼克来到一家咖啡店。没有咖啡,他只好喝啤酒。坐在身旁的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开始向他说起,自己已经离开这座城市六十年,现在回来已经不认识这里的人和物。尼科耐心地聆听着老人的回忆,心中伤感。老人离开时,晕倒在门外,尼科冲了出去,叫来救护车。尼科在医院一直守到第二天清晨,但老人还是去世了,没有亲人,孤孤零零。唯一留给世人的是老人的名字,Friedrich,像他的故事那样古老,也随着他一起消逝在城市的过去中。

走出医院,尼科终于喝上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过去与现实的迷茫一直都有。他静静地勾勒着未来……

(杨柳青根据剧情编写)

奋斗路上的迷茫

德国影片《oh,boy》,又名《啊,男孩》、《柏林男孩的一天》,是导演杨·奥雷·格斯特的电影处女作,被誉为德国电影的新希望。该片荣获了2012年度“德国电影奖”、“德国影评人协会奖”等多个奖项。影片以法律二年级辍学的尼科的一天生活作为故事主线,细腻地剖析和展现了一个柏林男孩的迷茫与苦涩。全面冷峻的黑白画面、慵懒的爵士音乐,带有强烈的实验性色彩。

影片中,尼科像一台移动的摄像机,用他的视角拍摄下所看到的、听到的一切。他辍学没有工作,与女朋友分手、回到自己的住处、约见心理专家谈酒驾、邻居大叔的绝望、偶遇小学同学、父亲因辍学切断其经济来源等一系列事情,看似偶然却又很自然地融合在一起,构成尼科迷茫的生活。大篇幅的公共交通和四处移动的人群呈现,意在说明喧闹的城市、繁忙的人们,没有人会去关心迷茫的灵魂。尼科的迷茫,归根结底,来自现实的压力,也可以说是“权力”话语的一方。心理专家的自以为是和父亲的不理解,给人一种“荒谬”的感觉。尼科时常感到无聊,又不知道要干什么,所以迟迟没有做出任何改变。但他施舍乞丐、与邻居绝望的大叔聊天、拒绝参与朋友的吸毒、救助晕倒的老爷爷等,似乎又让我们看到他的善良纯真以及改变现状的能力。在现实的无奈和对未来的怀疑下,尼科在不断与自我和环境的思考中,想要找寻一条自己愿意走下去的路。

导演采用纪录片的方式拍摄,逐步呈现尖锐的矛盾。导演用“一杯咖啡”这个元素,贯穿始终,也意在一步步地释放主人公尼科的迷茫。关于未来、爱情和事业,尼科始终困惑不堪,直到咖啡馆偶遇老爷爷,才有了些许释怀。最终尼科喝上了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生活还在继续。

尼科一天的行走,是一段找寻自我的过程,也是一段价值观建立的过程。虽然处在暗淡无光的现实之下,但是也遇见了希望和光亮,朋友家老奶奶恬静安详的生活和咖啡馆老爷爷的诉说,让他感受着人生的真谛。“迷茫”它脱离不开时间的牵绊,一直都会有,更不属于任何时代。生活的本质就是在思考中前进,认准目标勇敢地付出实际行动。(杨柳青)


上一篇:双腿生风
下一篇:东京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