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艺中原>>动态
获摩洛哥“国家文化最高荣誉奖”

刘震云的幽默阿拉伯语读者也爱

时间:2017-02-15  作者:王峰  来源 :大河网-大河报  字体:        访问次数:

核心提示

随着《一句顶一万句》《我不是潘金莲》两部小说被搬上大银幕,2016年也被戏称为“刘震云年”,不过无论在为哪部电影站台宣传,刘震云都表示自己的身份是“一个写字的人”,也认定这辈子只会干写书这一件事。昨日,大河报记者获悉,在摩洛哥当地时间2月11日晚,在第23届卡萨布兰卡国际书展上,刘震云被摩洛哥文化部授予“国家文化最高荣誉奖”,这是中国作家首次获得该奖项。

用质朴的语言搭建奇妙的艺术结构

记者获悉,摩洛哥文化部设立的摩洛哥“国家文化最高荣誉奖”意在表彰对摩洛哥文学、阿拉伯文学有巨大影响的其他语种作家,这也是刘震云继2016年获得“埃及文化最高荣誉奖”后获得的又一个阿拉伯世界重要的国家级文化奖项。

据悉,刘震云的《塔铺》《头人》《手机》《一句顶一万句》《温故一九四二》等作品被翻译成阿拉伯语后,在阿拉伯语世界拥有众多读者。他的作品被摩洛哥、埃及、黎巴嫩、阿尔及利亚等阿拉伯语国家同时出版,这在中国作家还是第一次,在世界其他语种的作家中也不多见。随后,《我叫刘跃进》《我不是潘金莲》等小说,将会被更多阿拉伯语国家同时出版。

摩洛哥文化部的颁奖词称:“刘震云用最幽默的方式写出了最深邃的思想,用最简约的方式写出了最复杂的事物,用最质朴的语言搭建出最奇妙的艺术结构。”刘震云认为获奖是对作者的鼓励,自己写得未必有那么好,“到了有我作品的地方,就有了回家的感觉。阿拉伯世界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对我有深刻的触动,阿拉伯文学切入生活的独特角度,对我的写作也有深刻的启示。对多种文化接触越多,越知道自己写作的不足。我会以一个初学写作者的心态,写好下一部作品”。

“文化交流”是世界民族之间最节省成本的交流

中国文学如何走出去?这依然是当代国内文学界正在努力的方向。据了解,近十年来,中国当代文学的翻译和过去相比有了很大提高,但与引进的外国作品相比,中国作品被翻译成外语的比例依然很低,且真正从汉语直接翻译的不足三分之一。

刘震云的作品曾被翻译成多种语言的文字,畅销海内外,在今年1月的“时尚民艺生活周”的文学沙龙上,谈到世界文化交流,刘震云认为世界各个民族之间最节省成本的交流就是文化交流,如果把文化交流放在首位,能有效地避免冲突的发生,而书籍正是文化交流不可或缺的载体。“一本书的成本和一个飞毛腿导弹的成本是大大不同的,就是一杯咖啡钱。但是打开一本书,文化的书,文学的书,马上能知道对方的民族,是怎么喝水的,怎么吃饭的,怎么谈恋爱的,一直到怎么生孩子的,他们的情感、灵魂,各个民族是差不多的。”

另外,对写作者来讲,不同地区的文化交流是一种滋养。“作者之所以创作,也是希望通过创作对世界知道得多一些,不同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对作者是真正的最大滋养。”刘震云表示。

做一名永不停歇的写作者

在目前的中国文坛里,刘震云恐怕是与影视圈接触最多的作家,随着《手机》《我叫刘跃进》《我不是潘金莲》《一句顶一万句》等作品被搬上大银幕,刘震云也被冠以“影视作家”的称号,在此前接受大河报记者专访时,刘震云认为这是大家的一个误会,因为自己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去既能写好小说,也能拍好电影。

刘震云13岁那年和舅舅进行过一场深刻的谈话,舅舅说:“你要记住我的话,既不聪明也不笨的人,一辈子就干一件事,千万不要干第二件事,所以我一辈子就赶马车。”刘震云也一辈子就干一件事——写字。刘震云表示,自己每写一部作品时都用初学者的心态去写,这样做最大的好处是会吸收很多新鲜的东西,而且可能会有创新,“我一辈子都是初学者,所以就写一辈子,不会干别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