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最新聚焦>>河南省艺术名家推介工程——姜建>>感知姜建
 
   
图像只有成为公众记忆才有价值
     发布时间:2013-11-08

图像只有成为公众记忆才有价值

姜健

摄影术的发明与起源和记录人类的肖像密不可分,而一百多年的摄影发展史中肖像摄影始终占据着举足轻重的位置。其中环境肖像又因为它特有的人文信息表述方式而成为各种摄影门类流派中最常用的一种技术手段,它既传承着摄影本身的文化又是记录人文历史信息的最佳手段。

环境肖像大多是以静态、摆拍、肖像主人公在知情的状态下配合摄影者共同完成的作品。

综合性的人文视觉空间是环境肖像的特征,往往背景和任务平分秋色,是交融和依赖的关系。它具有大量而丰富的与被摄主体人物有关的社会人文信息含量,而作为肖像主体的人物又必须和这特定的环境有密不可分的生存关系。

由于环境肖像具有社会人文信息丰富、人物和环境互动的特性,因此它在很多摄影题材中广泛使用。纪事摄影中就有很多环境肖像传世;尤金·史密斯《乡村医生》、《洗澡的智子》、路易斯·海因《十岁的纺织女工》、珈克·昂利·拉蒂《我的亲戚》、雅各布·里斯《在臧酒的地窖睡了四年的男人》、多罗西亚·兰格《迁移的母亲》、玛丽·艾伦·马克《81号病房》、《福克兰路》,还有像卡蒂埃·布勒松、伯克·怀特、塞巴斯蒂安·萨尔加多、约瑟夫·寇德卡、沃克·伊文思等摄影大师都有很多精彩的环境肖像传世。同样被誉为追求完美的环境肖像大师阿诺德·纽曼,他的审美取向和文化内涵和桑德的不同。他的《斯特拉文斯基》(作曲家)这幅经典的环境肖像是他的代表作。人体和摄影大师赫尔穆特·牛顿的作品《和妻子及模特儿的自拍像》,就是一幅流传最广也是最富有人体意味环境肖像。极有个性的捷克摄影家简·索德克也在用连续(12张)的环境肖像拍摄抽象意味的人体摄影作品《超级脱衣舞》,而当代一些前卫摄影家如辛迪·雪曼的《自拍剧照》、南·戈尔丁的《性依赖的叙事曲》这种新纪实或后现代的摄影也在广泛使用环境肖像。这一摄影手段还有像法国艺术家费孔的环境肖像则完全体现了他的个人观念和思想、更多的侧重于记录人类的心灵和精神世界。

奥古斯·桑德《1876—1964)一生几乎都在与人的肖像打交道,他开过照相馆,拍过成千上万市民的身份证肖像,因此后来导致了有一个庞大计划。用环境肖像这种单一的形式几千年如一日为德意志同袍造像,他让每一个不同职业不同阶层的人物站在他们自己最为熟悉的生活和劳动的环境里。并都展示着“我是民族的一份子,不只是个人而已”的意味。这种环境肖像系统而大量的重复使我们对日耳曼民族的精神有了一个较为全面的认知,同时这些影像又为社会学、民族学、人类影像学留下了一笔巨大的研究史料。

1993年我开始以摄影肖像的方式拍摄有关中国农民生存状态的《主人》系列作品,当时对桑德并不了解,直到1996年首次出国在纽约苏荷艺术区的一个专卖画册的小书店里第一次看到大师的原版画册。因为不懂英文,也不知道作者是谁,当时那本厚厚的画册和那么大量的环境肖像真是一种刺激,鼓舞和震撼。原来环境肖像还可以记录一个民族的事情。桑德的影像奠定了我完成《主人》系列作品的信心和决心。

这之后我又随机拍摄了《马街说书人》、《正月里的人》、《乡戏背后》、《乡村集市上的人》和《孤儿档案》等系列作品。我一直在用环境肖像的方式在做摄影工作,并研究环境肖像与社会文化的关系。中国人没有欣赏人物肖像的习惯,更没有用人物肖像记录历史的习惯,人们的审美取向大都集中在个体的审美情趣上,而完全忽视了肖像的社会人文价值。我经常用很小的角度进入主题,但会在很开阔的人群中展开叙述和记录。虽然看上去几乎全是静态的环境肖像,但具体的影像技术语言都有变化,我最近的肖像作品《孤儿档案》对传统的环境肖像就是一种突破和探索。我把孤儿的生存环境和社会背景融合在一起,又使人物和档案漂浮在游移不定的空间环境里。这既是他们的现实状态又体现了孤儿在社会空间中的位置。这种影像语言特别适合现代信息的快速传播。影像没那么简单,任何影像语言方式都可以记录我们人类自身的历史,也完全可以进入我们精神世界的探索和研究。

我喜欢静态和常态的环境肖像的拍摄,这和我的性格有关。我拍摄时的最佳状态是我一个人从容的面对主人,四周很安静,除了鸡叫鸟鸣没人说话。在我面前的人表情平静,正襟危坐,充满仪式感,照片在1/4的快门声中完成。这是一个现实与历史影像的转变过程。真正有意义和价值的影像是需要艺术家站在历史的高度。通过他们系统、有效、权威、别具一格的语境传播才会得以实现。

荷兰那顿国际摄影节有一组环境肖像,我的印象极其深刻,那是12对老年农民夫妇在自己麦田里的合影。不用看文字,我就知道那是他们国家最后一代农民里程碑式的造像,这是后人对他们的永久敬意。

摄影是现代人类最有效的一种记忆方式,但摄影的记忆从来都不属于个人,有摄影者按下快门的那一瞬间,镜头前的人或物就成为永恒的历史印迹。而原本属于个体情感记忆的影像在社会传播过程很快就会形成有效的公众记忆。这时影像的社会价值、历史价值、艺术价值乃至商业价值才会得以体现。

图像只有变成公众记忆才有价值,我一直为将自己的图像变成公众记忆而工作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任何人像都有可能变的具有欣赏价值,我想这就是环境肖像的魅力吧!

    访问次数: